大图
您现在的位置是 :主页 > 体育新闻 >

毛姆,一位“第一人称短篇小说家”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7-21 02:45   来源:未知   阅读:

小说耳朵?第51期:毛姆《素材》

本期播读:巴奴日

上午好,欢迎打开第51期的《小说耳朵》。

小说家这一物种,如果我们按其写作时惯常使用的人称来对他们进行分类的话,可以分出三类:绝大部分人会是“第三人称小说家”,极少数人会是“第二人称小说家”(比如写《变》的米歇尔?布托尔),剩下的那部分人则是“第一人称小说家”。

可以被称为“第一人称小说家”的作家人数不算少,毕竟以第一人称写作这件事对写作者、尤其是年轻的写作者而言算得上一种致命的诱惑(想想萨特和加缪的小说成名作),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写长篇小说。真正能以第一人称短篇小说独步天下的,还数我们今天要讲的毛姆。

是的,毛姆是一位“第一人称短篇小说家”。

第一人称写作的魅力,在于小说叙述者与作者身份的叠合。被几百年小说传统洗礼过的现代读者自然明白,小说之“我”并非作者之“我”;可第一人称小说的魔力就在于,就算知道此“我”多非彼“我”,你在阅读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将叙述者和作者身份做一番比对甄别,以期发现其中的一点蛛丝马迹??读小说读出了警察办案的感觉。鉴于此,有些小说家会在小说里设置机关,刻意撇清自己与第一人称叙述者的关系,但毛姆和他们很不一样。作为一位“第一人称短篇小说家”, 毛姆很享受其作家身份与小说叙述者身份的重叠暧昧之处,以至于他的每篇小说似乎都在强烈地释放同一个信号: 我就是“我”。这是毛姆小说的一大可爱之处。

本期要读的这篇《素材》也是如此,一篇可爱的第一人称短篇小说,出自我们新近出版的“毛姆短篇小说全集”第7卷《一位绅士的画像》。你们可以感受一下。

哦,题图中的那个金色徽记是毛姆从他父亲那里继承的一个摩尔人传统符号,据说有驱魔转运的功效。毛姆从1901年起把这个 徽记作为自己身份标识的一部分印在他其后出版的每一本书上,所以它在这里可以被理解为一句毛姆式的见面问候语 :嗨,还是我,那个受到神灵庇佑的毛姆。